辽一新闻 | 新闻中心 > 华商晨报 > 沈阳木匠瓦工“赶场”滑雪场当服务员

沈阳木匠瓦工“赶场”滑雪场当服务员


2015/12/29  [来源:华商晨报]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雪场服务人员在现场做演练。■华商晨报掌中沈阳客户端 记者 杨晓明 摄

  本报讯(华商晨报 掌中沈阳客户端记者 杨晓明 赵威)沈阳滑雪娱乐进入旺季,越来越多的滑雪爱好者涌向雪场体验这项刺激的运动项目。

  与此红火现象不相称的是,沈阳滑雪行业面临缺乏标准化教学体系的问题,尤其缺乏合格的滑雪指导员。这种快速增长的消费需求和有经验教练员的短缺导致滑雪培训市场有些混乱。

  沈滑雪场多为民营和股份制

  据统计,我省目前滑雪场共有31家,其中沈阳有规模的大型滑雪场有5家,沈阳每年的滑雪收入至少达几千万。如此大的滑雪产业市场,目前仍旧存在一些问题,如滑雪服务跟不上、专职从业人员极度缺乏等。

  业内人士称,90%的投资为民营和股份制,这种模式经营存在一个共同心理,就是想尽快收回投资,不能真正把滑雪场经营当作一项长期的投资行为,急功近利在所难免。比如,采购低廉的旧设备,旺季时滑雪场超员接待,雇用非专业人员以节省开支。还有收费价格与消费服务不匹配,雪场之间的恶性竞争不能令消费者满意。

  服务员平均45岁,最大的近60岁

  “正是因为这种投资模式和管理理念制约了滑雪场的快速发展。”滑雪行业一位资深人士说,多数滑雪场很多都是雇用的缺乏滑雪专业知识的当地村民。

  记者在一家滑雪场看到,在滑雪场的运送带旁配置4个人,2人一组,负责滑雪者的安全保护。其中一位服务人员王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是附近的村民,今年第二年来滑雪场打工。“我来这时间还是短的,有在这工作六个年头的。”王先生说,这些人都是干零工的,木匠、瓦工、电工干啥的都有。冬天在雪场打个工,主要就是站在滑雪的运送带旁边,看有人摔倒了扶起来,初学者上不去航道帮下忙。

  当记者询问是否懂得一些滑雪知识以及一些应急措施,王先生摇头说:“咱哪会那个,就是简单的帮忙,若真有什么事,咱都往上报。就是操纵缆车都得有证,我们不能随便碰那些东西。”

  据了解,省内雪场服务的人员平均年龄在45岁,最大年龄的近60岁。“小年轻的才不会干这个。”王先生说,从早上8点一直站到晚上,中午吃饭要换班。根本招不上来年轻人,一是他们吃不了这苦,二是工资太低,一个月只有1300多元。

  滑雪教练资格认证无“权威性”

  其实,随着滑雪行业的逐渐升温,近几年,很多雪场也认识到滑雪教练的重要性,在滑雪教练上也很投入,因为滑雪教练至少要教客人一个小时,对客户体验有很大影响。

  记者了解到,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沈阳滑雪场接待人数增多,其中,有滑雪场教练员收入达4万元,少的滑雪场也有1.4万的收入。今年,省内一家股份制滑雪场预计在教练员方面的收入力争达350万元。

  然而,记者发现并非所有雪场的教练员都是持证上岗。当问到“资格认证”问题时,不少雪场的教练给出的答案都模棱两可或含糊其辞。

  记者现场跟随一名教练体验了一下滑雪。对于初学者,教练小赵先带领做热身运动,然后简单介绍雪板的构造、滑雪须知以及跌倒后站立的方法等。

  小赵说,目前雪场有教练60多名,来自鞍山、吉林和沈阳的体育学校。这些人中有的是高级教练,有的是中级教练,有的只是初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拿到了官方认证的相应级别证书,这种“初、中、高”级一般是由雪场自己定的,依据的条件有执教年限、执教水平、技术水平等。

  小赵说:“考一次证需要好几千块钱,很多人感觉考这个证就是浪费钱,有些雪场并不看证而是看你是不是真有本事。”

  省内一家教练培训机构负责人说,以前体育局要“强制认证”,但现在据说“不准强制”了,民间对这个“证”也不太认可。因为在国内没有具有足够“权威性”的滑雪教练资格认证。

  ■解决之道

  滑雪场增加周边配套

  解决淡季客源

  滑雪界业内人士郝永波认为,滑雪产业生态圈加速形成,随着对滑雪运动的深入认识,以及政府部门为冬奥会开展的推广,更多青少年将步入滑雪消费大军,也是支撑未来市场的主力。

  我省的滑雪场若想健康良性发展,必须抓好服务,提高从业人员的工资,解决季节性问题,这样才能留住人才。比如,全雪场的从业人员都是教练员都要考取证件,然后轮换岗位,这样就能提高整体的雪场专业性以及服务质量,游客的满意度就会提升。另外,滑雪场应该增加周边配套,比如与度假村全面合作,这一模式将会有效地解决滑雪胜地在夏天的传统淡季的客源问题。通过丰富产品类型,形成全年无缝运营。未来这一趋势将成为热点。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Rss方式查阅】


网友意见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