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氢能源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加氢环节最先

2019-03-19 01:59栏目:企业

  3月15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吹风会,就《政府工作报告》的83处修订进行了解读。其中一条颇引人注意——“推动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这也是氢能源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行驶里程长、加氢速度快,驾乘操控性和燃油车完全一致同时不失“环保”,无疑让专注于创新体系建设、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中国一下子“确认了眼神”。

  其实,早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发展氢能燃料电池技术就已被“划过重点”,《中国氢能产业基础设施发展蓝皮书》则进一步描出了中国氢能的发展路线图:到2020年,中国燃料电池车辆要达到10000辆、加氢站数量达到100座,行业总产值达到3000亿元;到2030年,燃料电池车辆保有量要“撞线”200万,加氢站数量达到1000座,产业产值将突破10000亿元。

  氢能源成了国家能源战略中的重点猎捕对象,底气在何?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介绍了一番中国目前的“氢”能力。

  一方面,中国现有工业制氢量已达2500万吨/年,什么概念?光这些就能养活约1亿辆燃料电池乘用车;同时,每年风电、光伏、水电等新能源电源限电约1000亿千瓦时,可由此电解水制氢约200万吨;中国大规模的化工行业的“天时地利”,还带来大量无法循环利用的副产氢……

  而在需求层面,中国拥有的天然大市场,尤其是“世界第一汽车大国”的新能源汽车潜在使用量,也使得“中国氢能未来有无限的发展可能”。

  都说中国是基建狂魔,从“制造”到“智造”,这回中间只隔了一个,氢。但氢能的“野心”从来不止于单个国家。

  根据国际氢能源委员会发布的氢能源未来发展报告,到了2050年,全球范围内氢能产业将创造3000万个工作岗位、减少60亿吨二氧化碳、创造2.5万亿美元市场价值,氢能汽车将占全世界车辆的20%-25%。

  意思不难解,氢能会成为全球能源系统转型中谁都不可打偏的靶子。各国的战略“弯道”上,守好氢能,即是在相当程度上,守好了各家的能源安全。

  《中国氢能产业研究报告》也定好了“底线”——未来氢能在我国终端能源体系占比“至少”要达到10%,与电力协同互补。这回《政府工作报告》增补进的“加氢设施建设”,也是为了直接助力氢燃料电池车。

  理论上讲,几乎没有不火的道理的氢燃料电池车、加氢站,在现实中发展得怎么样?

  据查考,截止2017年年底,欧洲拥有139座正在运行的加氢站,亚洲拥有118(其中日本拥有91)座,北美拥有68座,南美拥有1座,澳大利亚拥有1座。

  而中国呢,到2018年7月,我国“已建成、在用及在建”的加氢站共有41座,实际投入或即将可运营的加氢站仅为14座。“中国的氢能源应用有了很好的开端,但显然还没有一举进入高潮”,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干勇把现状说了个清楚。

  差距有、还不小,背后原因在哪?

  比如中国制氢技术虽已居世界首位,但除了煤气化制氢、碱性电解水制氢、光催化制氢有特殊优势外,天然气重整制氢和可再生能源制氢与国外仍有技术落差。

  又如我国在质子交换膜组、发动机、传感器等核心产品上尚有技术难点要攻关;氢燃料电池总体上也尚处于工程化开发阶段。

  自然了,氢天然带有易燃、易爆、易泄露等特性,尽管之前在奥运会、世博会上大家部分见证了氢的安全可靠性,但作为新手难免“捏把汗”。

  在氢安全技术上,中国目前的氢与材料相容性虽颇具特色,但总体还是落后于老牌“氢国”——日本、德国、美国。

  “《政府工作报告》的修订标志着中国政府对氢能源利用的重视,但微观上讲,还没来得及做更细的规划”,干勇副院长表示。

  而未来战略规划的参照系呢,倒也不缺乏。

  比如美国,从2001年就将发展氢能作为其能源政策的重要方面,先后制定了多项氢能研究计划,以实现向氢经济的过渡。加州政府还为氢燃料电池车制造商和加氢站运营商提供补助——目前一个加氢站的建设成本要200万-300万美金,如果没有资金支持,很难大规模建设。

  而作为推进氢能与燃料电池技术“排头兵”的日本,在布局、研发、产品生产之外,还有很多普通家庭肉眼可见的“分布式能源”,将“用户端”与“供给侧”整合,氢能切实进入了日常生活。

  “既是国际战略,也是能源转型,发展氢能,是中国一定要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