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一直熬夜一直爽,失败的人才睡觉(2)

2019-03-26 08:07栏目:新闻

  “这大概是世上最难受的事情了,我躺在床上,手机关了,灯关了,眼皮都在各种打架,但是一小时过去了,还是睡不着”——一位非典型失眠患者的独白。

  近年的失眠人数在不断提高,中国目前大约有五六千万人。

  而且,失眠的主力军是年轻人,2010到2017年间,18-29岁的中国年轻人中失眠人群的比例从42%增长到59%。而74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失眠问题的只有53%。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大家各有各的办法。

  有人吃药、有人喝酒、有人选择锻炼,希望疲惫的自己沉沉睡去。

  多数人离不开手机,“夜听”类的公号崛起迅速,每一个用户背后,都有大把睡不着的时间需要打发。

  郭德纲的效用是什么?其中之一是催眠,号称有1亿人没听伴随着郭德纲的声音入梦,像吴京、高圆圆莫不如此。吴京就说,刚去香港闯荡的时候很难很孤独,几乎每个夜晚都是靠听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过来的。

  05

  美国人乔纳森·克拉里在《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一书中写道:“睡眠,是资本的敌人。”

  睡眠是人们从纷繁世界中抽身而退且暂作修整的必要行为。由于它本质上不能带来效益,给生产、流通和消费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因此永远与24/7体制的要求相冲突。它实则指向人们对毁灭性的增长和积累方式的种种拒斥,这种拒斥是强大的,也是集体性的。

  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是肉眼可见的睡眠时间的压缩和蒸发,甚至,只有失败者才去睡觉。

  ▌另外一个德国摄影师贝尔恩德·哈格曼,在中国待了7年时间,拍下数百张中国人睡觉的照片,他把自己的这组作品命名为“沉睡的中国”。

  他写道:“这些随时随地都能睡觉的人,是中国经济复兴的原因。”

  看着有趣,但着实心酸,这里,都有你我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