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清明,追寻先辈光荣的足迹

2019-04-06 06:09栏目:新闻
TAG: 长城网

清明,追寻先辈光荣的足迹

一南一北,两座军营。慎终怀远,鉴往知来。

又是一年清明时,站在即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门槛,回望我军92年历史,第73集团军某炮兵旅与第79集团军某特战旅,不约而同地开展缅怀先烈、追寻先辈足迹的活动。

许多青年官兵从家事国事天下事中,与英雄烈士进行着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一家四代兵 血性永传承

墓碑前的军礼

“太爷爷,我没当孬兵,您看看我的军功章!”去年清明当天,张政佩戴优秀士兵军功章,与爷爷一起来到曾祖父的墓前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张政是第73集团军某炮兵旅下士,去年参加学习培训,地点恰在他的家乡,单位特批他回家一天,那天正好清明节。

“过来,给你太爷爷磕头!”参军前每年清明节,爷爷总会带上张政来到一个写着革命烈士之墓的墓碑前,给他讲曾祖父的故事:1939年,风华正茂的太爷爷张富贵参加八路军,先后参加了百团大战、辽沈战役。后来还参加了解放南京、解放厦门等战斗,从战士成长为团长,后来牺牲在战场。

张政说,听爷爷讲述,淮海战役后期,太爷爷负责粮草筹备征集。家里实在太困难了,曾祖母去看望太爷爷时,顺手拿走了一袋粮食。太爷爷发现后,骑了十几公里的马,硬是把那袋粮食要了回来,“公家的粮食一粒也不能少!”

张政的爷爷也是一名军人,在一次边疆重要军事行动中,爷爷受领侦察任务,200多人前出侦察,误入3000多敌人的包围圈。爷爷和战友们视死如归,拼死抢占敌碉堡,呼叫炮火支援。后来,爷爷因伤退出现役。

太爷爷战死沙场,爷爷战场受伤,父亲接过钢枪,曾孙选择军营……张政一家四代从军的故事,鼓舞了许多人。张政入伍3年来,先是被评为优秀新兵,后又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士兵”。

“以前去祭奠太爷爷,我只是以一个曾孙辈的身份,而那天我骄傲地以一名现役军人的身份,在他墓碑前敬上一个光荣的军礼。”

英雄虽无名 大爱在心中

爷爷的三等功

当教导员把“优秀义务兵”奖章挂在下士何沛浩的胸前时,何沛浩敬礼的手微微颤抖。教导员清楚,他太想赶紧把这份喜悦分享给爷爷了!

何沛浩是第79集团军某特战旅的一名战士。

何沛浩说,爷爷总喜欢把儿时的他抱在怀里讲述自己的“戎马生涯”,何沛浩起初还觉得新鲜,后来听腻了,每次都从爷爷臂弯中挣脱出来。

现在不一样了,自打参军后,他给爷爷打电话的频率越来越高,每次都缠着这位“老兵”讲一讲“想当年”。

“小浩,去了部队一定要加油干,拿个奖章回来爷爷给你做个相框裱起来,就放我屋摆着……”回想起入伍前夜,爷爷对他立功受奖的期盼,急于报喜的何沛浩借用指导员的手机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没想到,听筒里却传来了父亲的声音:“怎么了小浩?爷爷在休息,不方便听电话。”何沛浩将受表彰的喜讯告诉了父亲,兴奋的他并没听出父亲声音的异样。

后来他才知道,长期患病的爷爷当时已被下病危通知单了。

3天后的一个深夜。得知爷爷去世的噩耗时,何沛浩捂紧胸前口袋里的奖章,恨不得叫出声儿来:“爷爷,您不是说我得了奖章就要给我做个相框吗?我已经做到了,您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回到家后,何沛浩在爷爷坟前长跪不起。

“夜深寒重,别着凉了。”父亲将大衣披在何沛浩身上。“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本来打算等你回部队的时候再给你。”打开父亲递过来的盒子,只见里面是一张起了褶皱的“三等功”登记表,还有一封由父亲执笔、爷爷口述的信。

“这个军功是爷爷的?为什么爷爷从来没提过?”他打开了信纸:“小浩,听你爸说你在部队受表彰了,好小子,干得不错……把你的那枚奖章放在这个‘三等功’上, 就当是爷爷亲手为你装裱荣誉的相框吧!”

爷爷以前从未曾提及自己的卓著战功,如今却用它来装裱孙子的奖章!何沛浩深知,这不仅是爷爷对孙子爱的呵护,更是战斗精神的一种特别传承。

感同离别苦 身受聚时甜

为烈士寻亲的兵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1953年部队奉命参加东山保卫战。一次进攻战斗中,战士刘大妹为保卫东山岛而壮烈牺牲。

时隔60余年后,他终于与家人“团圆”。近两年,每年清明期间,前往福建东山扫墓,已成为福建南安刘华新一家的大事。

刘华新说,这还要感谢驻闽某炮兵旅战士杨伟钦呢。

当年得知刘大妹牺牲后,他家里人曾去寻找他的墓碑,但一直没能找到。随着父辈们先后离开人世,刘华新一家寻找刘大妹墓地的愿望越发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