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新葡京注册送56

2019-05-01 10:34栏目:新闻

原标题:绿岛:一只神兽的心灵朝拜与火焰复甦—王竞成诗歌人性光芒的回归

在我看来,王竞成是一个具有圣洁的神性与孤傲的情怀并举的诗人,这种与生具来的潜质一半供奉在他秉赋铿锵的骨血中,另一半则疯长在他长短不齐的像丛林一样茂盛的诗行中。

事实上,诗人总是将现实(世俗)的影子在不经意间燃烧为灰烬,寄存在四季轮换的风中,而他(诗人)让我们所能体察到的,除了众多的表象之外,唯一能够抵达心灵驿站的通道,只有诗歌。当我们努力地剥离开众多语言的遮蔽,沿着曲径通幽的心迹历程,才会发现一个只属于诗人自己的神性的世界豁然洞开,它浩瀚、飘渺、恢宏、峭拔、肆意且汪洋,澎湃而轰鸣。再后来,我们就进入了一个只有诗人专属的诗歌牧场。

王竞成的诗歌在文字与情感的游离间充满了人性的关怀,这种温润、细腻的带有人文情怀的热烈宣泄,让他的绝大部分作品从诗性审美的源头释放着人间烟火的温情。一旦,这种温度炽热成火焰,它们将是沿着诗歌的缝隙间喷薄而出烈焰,必将燃尽人世间所有的冷漠与偏见,而这种火焰在诗歌内部的复甦,在某种意义上也昭示着诗人灵魂的解放(独立)与心灵(真善美)的大同。

我们习惯在纸上忘情地留恋诗歌的秉赋,诗歌的品质之类空谈的文字,终归不免掉进乌托邦的巢穴。而诗人王竞成的活着的诗歌,恰恰用真实的血肉与脉动着的呼吸,验证着现实当中诗歌秉赋与诗歌品质的存在,而这种存在俨然不是高高盘踞在灰色的理论之上,却是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布满了血色人生的悲欢离合之中。

很显然,诗人是有意将人性的美好与生命的创伤(痂)软化在近乎唯美的诗性表达中,但见悲切、忧伤、呼唤、祈祷,却绝没有哀怨和泪水,没有悲怆和绝望。可见,诗性的崇高乃至于心灵的肃穆与心绪的高蹈,始终是诗人精神大厦(神的世界)的最为有力的支撑。

我们说诗人王竞成在大部分的诗歌作品中融汇并浇筑着一种人性的光芒,以至于渴望这种烈焰式的溶岩,去将人世间种种巨大的黑洞焚毁、填充,继而在我们所能阅读到的预期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并逐渐演化成石头的秉性,而这种硬度的生成,却是经历了漫长的淬炼、裂变的过程。

仅以诗人悼念《父亲》组诗为例,来解读王竞成诗歌中巨大的人文关怀:

如果想你/我们就在深夜喝酒/写几句诗/分行的泪珠/浇醒春天的麦苗//找几颗野菜也好/那个疯跑的孩子/天黑了也不回家/煤油灯亮了/地瓜干熬的春天/一碗甜味的粥

——(王竞成《父亲》组诗之一)

父亲没了/抱出一个骨灰盒/写着父亲的名字/九十年风雨/一斤酒的重量/半袋烟的灵魂

——(王竞成《父亲》组诗之二)

叫一声,爷/眼泪击穿胸腔的雷鸣/喊一声,爷/您是我诗歌的先生/一个摸鱼长大的孩子/再也听不见沂河的水声/冬天的早上您去搂柴火/芦苇的残叶俺娘摊煎饼/结冰的寒冬您背花篓过河/山岭的酷夏您推小车吹风/爷,您苦了一生/喝点小酒解乏/抽几袋旱烟轻松/您走了,儿子羡慕你的安详/您去了,天堂有酒多喝几盅/来世如果有缘/爷,喊您的时候您要听清

——(王竞成《父亲》组诗之四)

父亲/离开鬼的世界/去了人间

——(王竞成《父亲》组诗之五)

瓷土烧制的灯盏,白色的世界曾经是火的海洋。那些死去活来的土,像一口时间的钟,在年迈的父亲手里抖动。父亲是酒杯的灯芯,用嘴唇点燃那些横空出世的酒精。酒杯与酒很早与父亲相依为命,他们相互搀扶着;向命运不能抵挡的地方前行。酒虫是父亲跳动的心脏,一日无酒,父亲精神萎靡;而酒杯也无精打采。酒杯也有了生命,有了情绪;独坐酒壶头顶,孤独的叹息。这只酒杯多久了,好像有了磁性,一日几次向父亲的手奔去。旧杯总是装新酒,这只杯从不拒绝任何度数的酒;总是那么好客。父亲端起它,滋溜溜的响声飘出酒香,看上去晚年的寂寞不见了踪影。父亲总说,什么时候酒喝不下去了,那就快了.....那只酒杯听到这话,黯然神伤。

——(王竞成散文诗《父亲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