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ms059好多水

2019-05-01 10:34栏目:新闻

原标题:文末有福利 | 在不能生产威士忌的地方,造出世界第一的噶玛兰

文末有彩蛋

不知道因为什么理由,美国酒商Anchor Distilling Company在2014年的时候,试水进口了来自中国台湾的(噶玛兰)KAVALAN威士忌。在一个有着酿造波本威士忌传统,百年前就开始走私苏格兰与爱尔兰威士忌的国家,没有人知道来自亚洲宝岛的噶玛兰会怎么样。毕竟,它只是一个十年前诞生的品牌,来自没有威士忌酿造传统,在很多人眼中也绝不适合酿造威士忌的地方。

伴随着欧洲国家的殖民地扩张和文化输出,有关威士忌的认知垄断在欧洲和美国——《广告狂人》、海明威和007,无一不长着白色的欧洲面孔。稍微冲出这种带有后殖民色彩文化包围圈的只有日本。这个西化了一百多年的东方国家有着与开明史几乎一样长的威士忌酿造史,但它的生命之水直到新世纪才大放异彩,受人追捧。

威士忌是老头子们玩的东西,是旧世界的专利,是古老传统的当代延续。但年轻的噶玛兰,福摩萨第一家威士忌酒厂,闯入了这个世界。在Anchor开始进口噶玛兰的两年之后,美国成为噶玛兰世界第二大的出口市场,而噶玛兰的第一大出口市场,则是联合了众多国家,且有着数百年威士忌消费史的欧盟。

这个有关极速蹿升的逆袭故事并未就此终结,并非噶玛兰传奇的全部。

2010年,噶玛兰送到英国,参加一场盲品酒赛,击败了苏格兰威士忌,荣获第一名。这只是个开始。上市十年来,累计斩获310多面金牌,5个世界蒸馏酒厂冠军。

噶玛兰还是首个拿下IWSC(国际葡萄酒暨烈酒竞赛 International Wine and Spirit Competition)中年度最佳酒厂(Distiller of the Year)的亚洲威士忌厂。而SFWSC(旧金山世界烈酒竞赛 San Francisco World Sprits Competition)这个全球酒厂醉心其中的比赛,噶玛兰也战绩喜人:2017年2面双金牌、8块金牌,次年则收9面双金牌和4面金牌入囊中,并且还拿到了Best Other Single Malt Whiskey的竞赛单元奖项。

如果琳琅满目的金牌麻木了感官,无法感受到噶玛兰的分量,那么看看威士忌专家们的偏爱与评价,就知道它的成就意味着什么。

2012年,Jim Murray选出了年度最佳新世界威士忌——噶玛兰的Solist Fino Sherry Cask。2015年,时代杂志Time评论噶玛兰的Solist Vinho Barrique荣获世界最佳单一麦芽威士忌时,不惜贬损老牌威士忌强国苏格兰和新晋霸主日本:"You won't believe where the world's best whiskey comes from. Sorry, Scotland. Nice try, Japan."

没有不能生产威士忌的地方

噶玛兰于2005年建厂,耗时十个半月。生产出第一瓶酒用了三年。比起动辄追溯历史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苏格兰酒厂,它似乎还是个幼童。但这个幼童面临的是天不时地不利酿造环境,一方面,台湾位于亚热带,常年气温炎炎。对桶陈环境要求极高的威士忌来说,这不是什么好消息;另外一方面,噶玛兰属于李添财创办的金车集团,这是一家以生产销售伯朗咖啡、运动饮料闻名的公司。而在台湾于200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之前,政府禁止私营企业开设酿酒厂,因此,这里也几乎没有生产威士忌的传统,也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