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一新闻 | 新闻中心 > 华商晨报 > 分拣中心快件飞摔踩踢

分拣中心快件飞摔踩踢


2015/11/25  [来源:沈阳晚报]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分拣中心快件飞摔踩踢
 

  11月1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沈阳晚报记者依据意见稿内的核心内容,对快递行业展开调查暗访,人们对小的快递点“暴力”行为似乎司空见惯,记者采访发现,3家较大的快递公司分拣中心内,对快件依旧还是“摔打”对待。
  阅读
  指引
  众筹新闻成立
  “有个大事儿想找人调查调查,警察蜀黍太忙、私人侦探太贵;有个好事儿想找媒体表扬表扬,自己写忒费劲、求人写不值当;有个难事儿想找人商量商量,亲戚里没管事儿的、同学里没搭茬儿的;有个嘎事儿想找人八卦八卦,群友不接茬儿、老婆懒得听……”11月18日,沈阳晚报众筹新闻栏目正式设立,隆重推出5条“众筹”重磅调查、揭秘新闻。
  读者点题快递
  市民孙女士是第一位参与众筹的读者,特意点题“记者卧底快递公司抓内盗”这个新闻,孙女士告诉记者,她在网上购物已经有8年时间了,一次从国外快递回国一个包裹,里面既有化妆品也有食品,没想到接到快递包裹时,却发现包裹被打开了一个口子又被粘贴了,“里面没丢什么,但肯定是被打开过。”孙女士说,重要的、值钱的、怕碰的物件都不敢走快递。在随后“众筹”新闻的信息留言中,有相当一部分读者将众筹款“投”给了记者卧底快递这条新闻。
  记者迅速卧底
  2015年11月1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明确,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分拣作业时,应当规范操作,不得以抛扔、踩踏或者其他危害快件安全的方法处理快件。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及其作业人员以抛扔、踩踏或者其他危害快件安全的方法处理快件的,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泄露个人信息可吊销许可证;快件延误或丢失,快递企业承担连带责任。
  依据意见稿的要求,抛扔、踩踏或者其他危害快件安全的方法处理快件,企业及其作业人员都将被处罚,情节严重的可责令停业整顿。而孙女士关注的快件“丢失、内盗”问题,也成了记者此次暗访的重点。
  如何参与沈阳晚报
  “众筹新闻”?
  今起,在众筹新闻中,您下新闻订单,沈阳晚报记者会帮助您揭露真相、寻物找人、跑腿办事、惩恶扬善……只要是您需要的,都有可能成为我们新闻纸上的内容。
  【参与方式】
  第一步:加沈阳晚报微信公众号(sywb88)。
  第二步:下新闻订单的微友,可在沈阳晚报微信公众号下方对话框中,输入想让记者帮您处理的事件线索,越详细越好。特别注意:要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手机号码、微信号等),以方便记者采访。
  第三步:点击沈阳晚报微信公众号主页右下角【众筹新闻】按钮,查看进行中的众筹新闻选题,依照个人兴趣参与众筹和打赏,点击付费按钮即可。【众筹5元】每日抽出5名参与者,每人回馈超值礼品。【众筹10元】每日抽出10名参与者,以总众筹款一半的数额为奖池,每人回馈超过10元的现金分红。【打赏100元】可直接支付给微友指定的受助者或打赏记者。
  【特别说明】提供众筹新闻线索时,需陈述清楚需求、提供相关线索人电话、杜绝违法行为。
  暗访第 站
  1
  皇姑某快递公司
  应聘打工快递点有点乱
  货车“倾倒式”卸下快件
  11月18日当天,记者以求职者的身份给多家快递公司打电话,最终被皇姑区一快递点青睐,“明天来吧。”快递点老板随后挂断电话。第二天上午,记者按约来到快递点,刚刚走进快递点房门,就看到满屋子的快件横躺竖卧在不同的区域。可能是记者来到的时间正是快递点比较忙的时间段,一名老板模样的男子示意记者先等一等。
  记者找到一个木板搭建的条凳,在上面刚刚坐下后,一名身穿黑色羽绒服男子就趴在木条凳下,男子将一条胳膊伸向木条凳底下,用力拽出一堆编织袋,夹带着还有一个魔方大小的纸包装快件,男子随后将快件扔到一米外的桌面上,另一只手掐着一堆编织袋离开房间。
  约半个小时后,房间内人员开始减少,老板模样的男子也坐在木条凳上,先是询问记者都在哪家快递打工过,随后询问记者有没有电动车。在盘问记者的几分钟内,老板模样的男子还接了两个电话,用笔记录了收快件地点,随后再使用手机拨打了两次电话,将记录的地址复述给电话中的另一端。
  就在记者准备询问求职结果时,快递点外又来了一辆货车,老板起身离开房间。记者尾随走到门前看到,货车内也是快递件,司机打开后车门后,开始向快递点门前的地面“倾倒式”卸下来不计其数的快递件,其中几个体量较小的快递件滚落到较远的位置,司机在关车门时,顺势用脚将这几个快件勾回到大堆儿里。
  随后,记者分别以求职者的身份,走访了和平区、沈河区内的3家快递点,看到快递点十分繁忙,几乎所有负责发放快递件的人员,都没有时间休息一分钟。快递件集中到达快递公司有两个时间,分别在上午较早时间与下午,快递员只有午饭时间与下班前的一小段时间,才会出现嬉笑或吸烟的事情。
  制度在墙上“行动”却在脚下
  “抛偏”的包裹会被踢回堆去
  一份速递公司《辽宁区域普通投诉数据明细》显示,多个营业网点存在替客户代签快件的投诉。而一旦客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代签了快件,送得又不及时,那么客户的“7天无理由退货”时间就会缩短,也可能会耽误退款。针对这一情况,记者观察到,这种现象确实在一些快递点与快递员身上存在。快递员认为,代签是为了给顾客减少麻烦,增加自己投递的速度,尤其是快递件数量大、天冷的时候。
  有的快递员出于对客户的信任,送到东西后不要求客户签字,后者拿完快递不用签字就可以走了。少了这道工序后,一些快递员就要自己承担后果。如果快件找不到,客户又称“没收到”,同时还没有相关证据证明确实送过货,那么只能由快递员自行承担后果。据一位快递员介绍:“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出于彼此信任才这样做的,但真不该少了这道程序。”
  几乎所有的快递点和快递公司都将“管理制度”贴在墙面上,其中明文规定“严禁野蛮操作”,并注明“快件脱手时,一般快件离摆放快件的接触面距离不应超过30厘米,易碎品不能超过10厘米。”可在高强度工作压力下,几乎所有的分拣员都做不到,在向一些大型货车装快递时,车厢深处的快递件,往往都是“飞”进去的。
  记者发现,所有的分拣现场,都是视频监控头林立,可这些都丝毫没能阻止员工们的“用力分拣”。相反,“无人过问”就是支持,所以分拣员练成了不用抬头就可以将包裹准确地抛掷到位的“绝活”,偶尔出现“抛偏”的包裹,分拣员们也会习惯性地用脚将其踢回去。
  暗访第 站
  苏家屯三家分拣中心
  按照采访计划,记者来到苏家屯,这里聚集了多家人们熟知的快递公司的沈阳分拣中心。记者按照由北向南的路程顺序,先后进入“宅急送”、“圆通”、“顺丰”3家快递公司的沈阳分拣中心,这几家分拣中心不仅承担着区域分拣中心的任务,而且是全国几大分拣中心之一。
  “宅急送”车间:有的包裹被凌空掷出
  在“宅急送”沈阳分拣中心的分拣车间内,首先吸引记者眼光的是一条标语:“血战双‘11’宁可不娶妻”,红底白字不仅显眼,而且颇有点刺激性。一名正在将快件丢到传送带上的工人告诉记者,这个标语是双“11”前弄的,“快件数量太多,这类标语已经贴了好几年了。”
  第二次把记者目光吸引过去的,是一黑乎乎的物件,记者只觉得眼前一道黑影划过,下意识躲避了一下,难道有人要袭击自己?待看清楚才发现,是记者想多了。那个划出一道黑影的东西,是快递公司分拣员掷出的一个黑塑料外包装的包裹。就在记者注视的时候,分拣员手中的包裹开始上下翻飞,包裹有的是被凌空掷出,有的是被扯甩到另外一条传送带。
  “圆通”车间:分拣工踩着快件进出
  相距不远的“圆通”沈阳分拣中心,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快递件数量都要大很多,记者走进分拣车间时,分拣工人正在吃午饭。记者尾随一名女工走进分拣车间后看到,不计其数的快递件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空间,包括没有标示的通道上,也堆积着快件。准备外出和正在进入的分拣工,要么跨过快件,要么就得踩着快件进出,记者甚至看到一名分拣工直接从摆放着快递件的传送带上走来走去。
  在“圆通”分拣车间内,记者主动亮明身份,并说明采访来意时,一名负责人站着与记者攀谈了5分钟,在此过程中既没有向记者索看证明,也没有“请记者离开”的意思。
  在“圆通”沈阳分拣中心分拣车间的东北角处,3名工人正在加班,3人中的1人负责将堆成小山的快件摆放到传送带上,2名工人则在传送带另一头的货车内摆放快件。下面的工人起先还是一件件将快递摆到传送带上,随着距离被拉开,这名工人则开始扔快件,更远时则使用抛的动作,将快件“飞”到传送带上。车上的2名工人,从始至终都在重复一个动作,低头捡件然后挺身甩手扔快件。工人告诉记者,眼前的这些快件,将被当天运送到丹东市。
  “顺丰”:编织袋里的快件啪啪往地下掉
  记者在分拣中心外,甚至向工作人员“套取”到快递件递送的规律。一名工作人员在搬运整包快递件时,竟然将编织袋“不小心”弄破,将快件掉落在地上。记者询问站在附近的另外一名工人,“自己的东西混进去怎么办?”工人回称,自己的东西丢了算“倒霉”。
  记者总结:
  进出三家快递无人查问
  接件、扫描、分拣、装车,上百名分拣员、扫描员、接发员不停地忙碌着,“可能说几句话的工夫就得少分拣十件”。一名工人这样形容。按统计部门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沈城快递业务量达到2120.6万件,同比增长56.1%。其中同城快递695.7万件,异地快递1397.1万件,国际及港澳台地区27.9万件。横向比较显示,今年一季度,沈城快递业务量和快递业务收入分别位居东三省各城市首位,一季度,辽宁省产生了4729.4万件快递,沈阳占了45%。
  如果按天计算,沈阳平均每天约有二十多万件快递,而这些快件数量相对集中在几家较为熟知的快递公司内,因此每名快递工每天都要经手上百件快递,沈阳分拣中心则承受了数量惊人的快件分拣任务。这不禁会使人想到快件的安全问题。
  记者分别进入“宅急送”、“圆通”、“顺丰”三家公司,不但没有人盘问来由,而且还会有分拣中心的工作人员“带路”。记者注意到,每家快递公司的员工都佩戴了工作卡,而记者不仅没有身穿快递公司的制服,甚至连工作卡也没有佩戴,采访过程一路“绿灯”通行。
  如何解决野蛮“快递”?
  期待机械分拣
  粗略计算一下,如果是同城快递,一件快件从寄出到收取,往往需要被“颠来倒去”五次,网点扫码上车一次,运往沈阳分拣中心第二次,分拣中心下车第三次,分拣中心分往目的地营业网点第四次,营业网点分到快递员手里第五次。如果邮件跨省快递,则至少需要八次。似乎快递邮件被摔打不可避免。
  据行业观察人员介绍,快递行业服务规范走向立法轨道,是基于我国快递行业迅猛发展的现实,但随之而生的是日益突出的快递业发展难题和矛盾。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快递企业,已开始采用更加先进的U形传送带处理,快件进入处理中心直到运输出去,全部实现用分拣机处理,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业内人士称,快递行业服务的规范,采用机械代替人工确实是发展方向,但自动分拣线不会覆盖所有快递的链条,有好多好多个中转点,不可避免需要人力来弥补中间的空缺,因此这个问题的解决,不能单纯靠技术,而是要靠公司整个水平的提高,当然包括快递员的职业素质的提高。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Rss方式查阅】


网友意见箱